董立勃小说50年代以来女性形象漫谈


来源:中联论文网    日期:2017-06-05 09:04:39

   摘 要:董立勃,一个来自新疆的小说作家,通过叙述西部的垦荒故事使人们开始了解新疆这片黑土地,开始认识他笔下的姑娘们,他被誉为继沈从文之后最优秀的乡土题材小说家。文章将简单归纳小说中女性所具有的一些特征。
关键词:董立勃;女性;特征
本文引用《青年文学家
新疆是一片充满诗情画意的地方,也是许多作品的落脚点,其中兵团是新疆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境内,是中国现存的最后一个生产建设兵团,也是中国最大的行政区划单位。而下野地镇是农八师下辖的一个农牧团场。董立勃23岁以前一直是在新疆兵团生活的,他了解这片土地的风土人情,了解这里的生活习惯并且对这片土地充满感情。
一、董立勃小说中的女性概说
首先读董立勃小说最先引入眼帘的便是小说名以及小说当中的人物角色姓名,当中女性的姓名往往非常朴实,生活化,有许多甚至是作物的名称例如白豆、白麦、米香、还有一些比较好记的女主人公的名字了妹、青树。董立勃小说的女性也并非有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的美,《白豆》中说“白豆长得不算好看。眼睛不大,还不是双眼皮,单眼皮好像有一点肿。脸型既不是瓜子脸也不是苹果脸,更没有白里透红的颜色,皮肤闪动着麦子的那种黄”[1]《烈日》中阐述了之所以来到这里的垦荒女性长相普通的原因“那些从山东湖南来的漂浪姑娘在乌鲁木齐一下车就被挑走了。就这么一级级的挑下去,挑到没有可挑的才会送到咱们开荒队。”[2]
在董立勃的小说中还注重描写女性的身体特征《白豆》中老杨第一次送白豆时是这样描写的“腰显得圆细,胸显得滚圆。”[3]老胡对白豆的第一印象是“白豆的后背,一眼看过去,就是女人的那种后背。”[4]在《静静地下野地》中当丁场长第一次见了妹时是这样描写的“印着小蓝花的衬衫,让汗水湿透了。紧紧地贴着身子。让了妹那些鼓起来的地方,鼓得更明显了”[5]。
二、女性形象分类特点
(一)走在时代前列的女性形象
最让我敬佩的便是《静静的下野地》中了妹对爱情的勇敢追求。了妹欣赏有文化的青年所以拒绝柴杆子,当柴杆子用飞刀逼迫时了妹也并不同意。了妹也拒绝了在沙尘暴中解救了自己的老古和一个叫狗子的男人。了妹喜欢认字所以去找白小果学字,一来二去的对白小果产生了感情,想嫁给他,然而韩队长却因为他的出身问题,不允许了妹嫁给他。虽然没有得到组织的通过,了妹还是决定和白小果共度余生,她还为白小果怀了一个孩子,然而当得知白小果的死讯时,了妹失去了她的爱人她生活的信心,了妹的精神世界崩塌了,这不仅仅是无法接受失去爱人消息的反应,也是对现实生活不满的反应。
在《白豆》一书,经历玉米地那件事后的白豆,在不了解事情真相的情况下选择嫁给不嫌弃她的杨来顺。但是白豆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从杨来顺酒后的话语中明白了那件事情的真相。明白了这一切的白豆为自己的不幸感到痛苦的同时也决定为胡铁洗刷冤名。没有想到的是与胡铁在一起的日子也让他们产生了爱情,没有组织与亲友的祝福,只有这两个相爱的人在胡杨林举行了婚礼。虽然白豆并没能和胡铁真正的过上正常人那样的小日子,但是怀着胡铁骨肉的白豆还是决定在这里等着自己的丈夫,她相信总有一天丈夫会回来。在这时,白豆才明白自己追求的是什么,自己想要什么,什么是她生活的意义。
从坚强的白豆到勇敢的了妹,作者用时代背景去展示着他们身上的精神。那些勇敢追求爱情,勇敢挑战人生,勇敢对抗困难的精神。作者通过丰富的想象、独特的构思以及简洁的语言, 塑造出一个个活生生的、有血有肉的、生存于特殊环境的战士,这些勇敢的战士们,面对生命中的艰辛,面对艰苦的环境,她们努力着,努力为自己的理想,为自己的信仰,为了自己的人生而坚持。
(二)经受压迫的女性形象
1.组织安排
当然“组织”在一段婚姻当中起着重要因素,其中白麦也同样在组织的安排下嫁给了老罗。马营长、罗团长,韩队长、丁场长等人成为了组织的代表和代名词。如组织的代表人物马营长看上了白豆,“吴大姐说,只是她已经和胡铁匠定了。马营长说,噢,这不是个事吧?吴大姐说,十一他们就结婚。马营长说,恋爱自由、婚姻自由,这个道理,你这个妇女干部不会不懂吧。吴大姐说,这我懂,我懂了。马营长说,懂了就好”[6]。从这段话中可以看出在“组织”面前那些既定的事实都是可以改变的,只要“组织”规定,就得遵从一切安排。个人的利弊得失在“组织”面前显得微乎其微。同样的在《静静的下野地》里韩队长想给老赵介绍一个结婚对象,于是在了妹的建议下,韩队长就找来小香说这门亲事,小香不敢拒绝,虽然她对老赵并没有任何感情。虽然了妹明白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也努力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但是她始终没法阻止组织对他们的阻拦。
2.强暴的方式
在董立勃的小说里利用暴力使女性妥协的场景很多。一开始不明白为什么总要重复这种写法,后来渐渐明白这不仅体现了当时男性的野蛮粗鲁,也体现了女性的封建思想,这一共同的特征。《米香》中上海来的知识分子宋兰的婚姻就是这样的,有知识有文化的宋兰最终嫁给了老谢便是这个缘由。在这种事发生之前,大家一定是没法将这两个人联系到一起的。
《白豆》当中的老杨爱慕白豆,可是在老胡的威逼马营长的强权之下却没法娶白豆,于是在一种报复心得唆使下将白豆玷污,在大家都嫌弃白豆身子已经不干净时,又假装好心的迎娶了白豆,白豆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对老杨还抱有感激之心。
施暴者了解事后将会发生什么,那便是这些女人会顺从或是火烧眉毛般急匆匆的嫁给他们。所以,这种强悍的方式反而会让他们得到自己想要的。 在董立勃的小说中另有其他的女人,纵然受辱,依然坚持本身的恋爱观。但是,作者的在叙说故事时还是没有让这一类女性彻底自发的觉醒。在《风吹草低》里瘸子强暴了小姨,结果并非瘸子想的那样而是自己被告了,虽然小姨之后爱上了吴之干,但在吴之干走后,小姨还是成了昔日强奸她的强奸犯于瘸子的老婆。
(三)“默默无闻”的女性形象
1.用抓阄决定婚姻
在这些小说中当然也不乏一些女性一直經受着对于女性不公平的待遇却不自知的,读过董立勃的小说后,让我印象最为深刻的便是用抓阄的方式来决定结婚对象,这个在现在听起来太过于荒谬,简直难以想象婚姻这种人生大事怎么可能用这么轻率的方式来决定。
在《白豆》中,老杨和老胡都想要娶白豆为妻,而白豆也没有任何主见,只说了听组织安排的话,这下让既收了老杨的花布,又收了老胡野味儿的吴大姐犯了难,于是就以抓阄的方式来选择。《梅子和兰子的故事》中队长在对于该选择身段好的山东姑娘梅子还是性格好的湖南姑娘兰子踌躇不定时,便用抓阄的方法做了决定。
2.完全忽视女性情感
读过董立勃的一系列小说后让我感受比较深的就是小说中对于女性情感的忽视,没有人在意她们的想法、一些具有独立思想女性被大众所不能理解,甚至最后也成为封建思想的牺牲品,比如在《静静的下野地》将小香介绍给老古,小香并不喜欢老赵,之所以接受了也是因为韩队长,也就是上文所提到的“组织”。还有当花子将狗子介绍给了妹时说“种地干活,有力气就行”[7]。以及当了妹爱上白小果时,韩队长极力反对并将他们分开。在《烈日》中驼副场长本以为可以逼迫雪儿与他发生关系。雪儿非常坚定地拒绝了驼副场长。伶队长说:“你反正已经被狗咬了多次了,也不在乎被狗再多咬一次。”[8]这里不仅表现出对人格的侮辱和人性的迫害,也体现出对于雪儿感情的漠视。
三、艺术特点
这些小说中的人物形象都个性鲜明。通过这些语言文字和人物形象让我们更加了解我们的社会,体会酸甜苦辣的人生境遇。固然董立勃小说中的人物形象的塑造是成功的,尤其这几位女性。从中我们也可以看出一些社会现象和作者的观点。董立勃的小说就如同沈从文般,对于小说人物的刻画和语言的描写始终保持着质朴、纯真与美妙。读过这些文字后让人觉得纵然生活满是困苦,但是人生依然有它宝贵的部分,因为有许许多多的人依然在追求真善美。这些就是董立勃小说中人物所带给我们的感受,若是没有这些人物形象,他的文章或许就不会显得那么充实。我想这便是这些小说让人印象深刻的原因。
参考文献:
[1][3][4][6]董立勃.白豆[M].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2003.
[2][8]董立勃.烈日[M].漓江:漓江出版社,2003.



专业咨询
轻松发表
实惠多多
安全保障
郑重承诺
以专业顾问指导,适当推荐刊物,解释分析,达成共识。 选择刊物,传文章给我们,1-2天内审稿发通知书查稿。 凡在我网站连续发表三篇文章可成为我站VIP,享受适当优惠价格。 我站是工商注册,绝对不存在欺诈信誉问题,作者可放心投稿。 我们承诺不发表退全款,专业服务重在承诺!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澳门真钱博彩  版权所有 网址:www.jtzbs.com
澳门真钱博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