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恨歌》中的爱情模式


来源:中联论文网    日期:2017-06-05 09:03:32

   摘 要:王安忆是中国最有成就、最具影响力的小说家之一,而1995年的《长恨歌》是探索女性命运及其人生道路的重要作品,作品从文化、环境、爱情、社会等角度阐述了上海女性的生命历程,展现了上海女性的生存处境、社会地位及精神世界。论文试分析《长恨歌》中两位女性与四位男性产生的五段爱情及其形成的恩义式、理智式、错位式的爱情模式,通过对爱情模式的具体分析,目的是引发现代社会对当时男女爱情模式的思考。
关键词:王安忆;长恨歌;爱情模式
本文引用《青年文学家
“有过插队经历、耽于幻想的雯雯等女孩与她的个人生活构成明显的同构性”[1]初踏文坛的王安忆,对待爱情充满幻想和憧憬,怀有“被拯救”的灰姑娘模式的情怀,在作品中具体体现在“雯雯”系列中。随着时间的流逝,王安忆曾经的憧憬渐渐被现实做改变,比较之下更倾向于展现生活中的温情。在《长恨歌》中,严师母的一番话将恩义与爱情分得清清楚楚,“恩与义就是受苦受罪,情与爱才是快活;恩与义是共患难,情与爱才是共享福的。”[2]真心相待的恩义式情感会互帮互助,共同度过生命中的坎坷,其中蕴含着人世间最基本的温情。
一、恩与义式的爱情模式
1.王琦瑶与李主任
“李主任是在上海小姐的决赛上认识王琦瑶的。王琦瑶唤起他的不是爱美的心情,而是怜惜之意。”[2]84李主任是军政界的要员,是党国权力的代表,同时也是上海小姐评选大赛的评委。在他的身上显示着权力的光环,人们可以看到他的权威,作为一名见多识广的高官,李主任见识过太多的女人,他懂得女人的心思和想法。“随着年纪的增长,随着感官需求的日益满足,他要的是一种贴心的感受。”[2]84也许是年龄的缘故,这时的李主任不再用眼睛去审视女人,而是用心情去体察,他想要在乱世之中寻找一种温情、贴心,在政局动荡的年代里,他需要一位女人来宽慰他的心灵,王琦瑶的妩媚、老实,恰到好处地出现在他的面前。李主任作为政权没落的君王,为了生存东奔西跑,努力保护自己的政权,女人对他而言是那么的不重要。他生活的重心偏向政治那一面,他最后的牺牲也是在逃亡之中,他就像一位以天下为重的君王,爱情是那么的微不足道,荒废了王琦瑶的青春并为之制造了悲剧的开端。
在王琦瑶的潜意识里,她喜欢让别人决定自己的命运,而李主任恰巧就是这么一个人,“李主任不是接受人的爱,他要接受人的命运。他将人的命运接过去,一一给予不同的负责。王琦瑶要的就是这个负责。”[2]89这个负责就是李主任所表现的“恩”和“义”,这“恩义”就是李主任充分保障王琦瑶生存的物质条件,而王琦瑶的相思苦等则是对这份“恩义”的回报。“李主任可怜王琦瑶,也可怜自己,因可怜自己,更可怜王琦瑶,不知道该怎么待她好。越是这样,王琦瑶越恋他。事到如今,两人是真有些夫妻的恩爱了。这恩爱也是从等里面生出来的,是苦多乐少的恩爱,还是得过且过的恩爱,有一日是一日。”[2]114两人在乱世之中产生一种惺惺相惜之情,恩爱的情谊在平淡的日子中流露出来。
2.王琦瑶与程先生
程先生是有学识的人,是知识分子,思想比较开明且有自己的业余爱好,是王琦瑶一生中遇到的最痴情的男人,虽然王琦瑶没有对他应允什么,却为了她一生未娶,用情及其专一。他外表看起来西范十足,但其骨子里是一个古典而含蓄的文艺男,但又很懦弱,不敢明确地表达出自己的感情,却总喜欢默默地为王琦瑶付出。程先生学的是铁路专业,爱好是照相,是一个被西方文化感染后寻找中国古典美的青年,王琦瑶身上展现出中西合璧的美,这个深深吸引了程先生。喜爱的对象近在眼前,却无法实现相爱,他的爱情可望不可即。“程先生想到了约会,可却开不了口。有一次,电影票都买了,电话也打通了,可等王琦瑶来接,说的却是另一件事,完全无关的。”[2]69程先生性格柔和,情感表现比较含蓄、羞怯,缺乏西方人士的阳刚与大胆,在中国文化的影响下,他所展现的方式偏向女性化。
王琦瑶与程先生之间的感情更像是一种恩义,程先生亲手促成王琦瑶从一个平凡的弄堂少女蜕变为万人瞩目的上海三小姐,同时也见证了王琦瑶的辉煌和落寞,一直在默默等待,等待一个与王琦瑶在一起的机会。在王琦瑶的世界中,程先生是帮助王琦瑶发现自己美的摄影师,是促成王琦瑶华丽变身的策划者,是在王琦瑶最窘迫时能够伸出援手的好心人。两人之间存在的更多是恩义,与情爱无关。
二、理智式的爱情模式
1.王琦瑶与康明逊
康明逊是生活在夹缝间的男人,他生活的家庭比较保守、封建,散发着腐朽的旧式家庭气息。他是那种家庭的独苗,二房生的男孩,本可以提高生他的母亲的家庭地位,相反他从出生就在大房和二房之间来回周旋。特殊的家庭氛围,尴尬的家庭身份就决定了他的性格,软弱、无能、无所事事,家庭是他的主要经济来源。他的胆小懦弱,无法独立还表现在爱情上,他无法割舍与家庭的联系,无法给予王琦瑶一个美好的未来,更无法许下承诺,当知道王琦瑶有身孕时胆小懦弱的形象即刻表现在大众面前,当初的默契悄然消失。在王琦瑶最需要他的时候,却选择退出她的世界。
其实“康明逊知道,王琦瑶再美丽,再迎合他的旧情,再抬回他失落的心,到头来终究是泡影。他有多少沉醉,就有多少清醒。有些事绝对不行的,不行就是不行,可他又舍不得放下,是想在这行里走到頭,然后收场。”[2]175在康明逊的心里,他非常清楚这段感情是多么的不适合,但是看到王琦瑶身上携带的类似自己亲生母亲一生的委屈和哀怜,使得他不由得产生了一种赎罪与补偿的心,逐步走向王琦瑶,理智性的思维在王琦瑶怀孕之后彻底被释放。
2.王琦瑶与老克腊
老克腊在作品中没有姓氏,没有全称,没有过去,也没有展现其未来的一个人物。他只不过是一类人物的象征符号——这类人物虽然生活在全新的社会中却保持着旧上海的时尚,时刻伪装成怀念过去的模样。老克腊是新上海八十年中长大的人,却异常地怀念与他是相隔一代的旧上海风情,本毫无关系,但他还是在新环境里盲目的渴望和寻找旧式风情。
老克腊的出现,触发了王琦瑶晚年的破釜沉舟。老克腊是伪装怀旧的新时期中生长的人,王琦瑶是生存在新时代的上个世纪遗留下来的旧时光。王琦瑶将自己最后的感情毫无保留地投入到这段黄昏恋中,但极其悲哀的是这个伪装者接近她不是因为爱情,他爱上的并不是已经开始苍老的王琦瑶,而仅仅是王琦瑶身上携带的上个世纪遗留下来的那段旧时光的阴影。两个人之所以能够跨越时间的障碍展开一段黄昏恋,是因为王琦瑶这一生没有在爱情世界中获得幸福,所以她没有放弃,即使被前几段爱情伤害得片甲不留。而王琦瑶身上蕴含的旧上海风情正是懷旧入迷的老克腊所要追寻的,两个人都在寻找,虽然起点不同,但是两条追寻轨迹最终还是相合在一起了。老克腊利用怀旧之情唤醒了王琦瑶不理智的心,得到王琦瑶之后,他从旧梦中清醒了,从王琦瑶的生命中逃离了。
三、错位式的爱情模式
亲情的缺失,友情的变质,使得蒋莉丽一心投入到爱情之中。然而,这段感情从一开始就出现了错位,“一个先生两个小姐是一九四六年最通常的恋爱团体,悲剧喜剧就都从中诞生,真理和谬误也从中诞生”[2]72。程先生喜欢王琦瑶中西合璧式的美,蒋莉丽迷恋程先生的一切,对其一片痴情,程先生的忽视和在意都是她躲在房间哭泣的原因。她全心全意地对待程先生,当程先生随着王琦瑶的消失而消失后,她在偌大的世界里寻找的程先生,在程先生的家门口苦苦等待。二人各自怀着一段遭际再次相遇把中断的故事延续起来,蒋丽莉在程先生的绝望之中看到一抹希望,本以为程先生终于属于自己的时候,她的小脾气使得看似快圆满的爱情一瞬间破灭,她的爱情就这么走向悲剧。对程先生的绝望,使她嫁给没有任何情感的老张,虽然养育了三个孩子,但她对家庭、对孩子、对老张都没有过一丝喜欢,甚至产生了厌恶之情。年轻时的任性转变为对自己的约束,她想要的爱情自始至终都没有得以实现。
结语:
《长恨歌》中的三种爱情模式,每一种都有自身的特征。恩义式的爱情模式是建立在真情真意的基础之上,理智式爱情考虑更多的是生存,是一种偏向功利、左右权衡的爱情,错位式爱情主要表现在女性在爱情上的迷失。
参考文献:
[1]张冀.论长恨歌的叙事策略与海派传承[J].文学评论,2010,(6)64-67.



专业咨询
轻松发表
实惠多多
安全保障
郑重承诺
以专业顾问指导,适当推荐刊物,解释分析,达成共识。 选择刊物,传文章给我们,1-2天内审稿发通知书查稿。 凡在我网站连续发表三篇文章可成为我站VIP,享受适当优惠价格。 我站是工商注册,绝对不存在欺诈信誉问题,作者可放心投稿。 我们承诺不发表退全款,专业服务重在承诺!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澳门真钱博彩  版权所有 网址:www.jtzbs.com
澳门真钱博彩